追蹤
Somewhere @ Nowhere
關於部落格
----沒什麼能打倒我的!----
  • 1749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令人Orz的洋名文化

我第一次知道洋名的用處,是在何嘉仁美語。那個時候我發現,洋名的用處就在讓老外老師方便點名問問題,順便也讓付錢學英文的人用洋名叫來叫去免得一個洋字都吐不出來,這妙用就像在催眠學員,讓他們感覺好像一進了美語補習班的大門,身邊連空氣都是美國進口來的。下了課就算在路上碰到那些補習班同學,也不忘要用洋名互相打個招呼。這個招呼打來虛榮的意圖還真是明顯,兩個黑頭髮黃皮膚平常講話都還台灣國語的人,現在竟然在路上就被叫了個洋名,活脫就像亮出什麼私人高級俱樂部的會員證一樣,其實明明只是一起上了兩堂英文補習班的課,從一到五說不定用英文還數不齊。隨著考完高中、考完大學,那些小時候國語都沒念好就在屁英文的人,後來總算能像蕭薔一樣講句中文三不五時塞兩個莫名其妙的英文單字,不過不知道是否該歸功於本土化,總之那幾個火星來的英文字聽起來還比較像台語。


我第二次知道洋名幹什麼用,是開始上班之後。阿寄一進公司還有種錯覺懷疑台灣是不是變成美國第五十一個州了?不然怎麼所有人都一定要叫個洋名?客戶打來找個 XX還熊熊真不知道要到哪裡找出那顆蘿蔔頭。經典的是阿寄待的是公司的日商組,阿本仔打來只會講日文,阿寄打去也講不到英文,那整個部門的英文名字取來到底幹什麼用?就為了印在名片上浪費地球墨水跟混淆日本人嗎?


我第三次知道洋名幹什麼用,是在出國留學之後。在米國的台灣同學會的迎新活動上杯觥交錯熱鬧滾滾,神奇的是每個人在通訊欄裡都會自動填上個洋名像 “James”“Jennifer” 什麼的,要是有天兵對著同學叫個 XX,馬上會引起一陣尋覓的衝動讓大家想找出那顆不知道哪裡來的蘿蔔頭,然後看看要對上哪個英文名字。不過這一切的洋名誰是誰事件好像大多數都發生在台灣學生跟香港學生裡。


我認識的大陸人不太多,但是十個有七八個以中文名字的英譯作為他們的英文名字,讓外國人就叫他們 “Tao ()”“Jing ()”“Ling ()”,不是因為他們有多自豪自己的文化,倒像是他們有錢能出國留學,不太把心思放在搞什麼新潮的洋名上。而我認識的日本人,就更那個什麼了,都沒半個另取洋名的。韓國人也常有叫洋名的,但是其他印度人、泰國人、亞洲人、中東人、歐洲人,爹生娘養什麼名字就是什麼名字,頂多就是把他們落落長的本國名字縮成一兩個音節讓人好發音,改成一個完全不知所以然的洋名的我真的還蠻少見到,一大堆人都是繼續用那個祖傳的一大串讓我舌頭打結都念不出來的名字。


人的名字基本上反應的是父母的學養、人生觀、對子女的期許,所以政府也寬容地給人民機會去改名,畢竟被叫什麼名字在一開始也是件身不由己的事。然而愛把自己叫個八竿子打不著又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的洋名真是種奇怪的風潮。


有個女明星很得意地告訴記者,她的洋名絕對不可能跟人家撞名,為什麼?因為她天才到把一個米國人的洋名給倒過來、搞成另外一個名字來專門給她自己用。Orz。也有人喜歡自己的洋名又短又響亮,就叫個 “Sugar”“Water”“Candy”什麼的,這是調酒師三姐妹的藝名嗎?Orz。我還認識天兵一員,把米國人一個好好的英文名字硬是去掉第一個字母、弄成另外一個名字來用,不過他的運氣不錯米國人看了應該不會大驚小怪,因為這個天兵的洋名好死不死是個菜市場阿咪狗 (Amigo) 名字。Orz


鄉親啊!米國人的歷史再短好歹也有兩百多年,名字也不是因為火星人託夢才取出來的,就算再怪還是因為有人取過、攀個聖經、附會一下希臘神話什麼的引經據典才取出來的,決不是阿寄們鳥一樣的小腦子想的那麼沒文化的。


不過這種無根無據的趕潮流洋名也是有便利性的,只不過是便利在一些匪夷所思的地方。


==
一臉堆笑菜鳥Alan:「副總您好,我是今天剛來報到的菜鳥。」
也叫Alan很大咖副總:「是嗎~不用那麼嚴肅,叫我Alan就好了。你叫什麼名字啊?」
差點笑不出來菜鳥Alan:「是…我是Ethan。」
==


於是那個Alan從此就改名叫Ethan了。由此可知,我們的洋名文化妙就妙在不但可以隨便取、容易叫、還很好換。


在一波波洋名風潮中,阿寄完全就跟不上潮流又老是合錯拍。阿寄的洋名第一次能亮出來見世面,就是在那個亮出來都不知道幹什麼用的日商組;阿寄到了米國,全米國的人叫俺的時候,叫的又是阿爸阿母取的那個菜比巴中文名的英文音譯。於是,阿寄的名字以一種很高深複雜的方式被記憶 在台灣的人,用洋名稱呼阿寄;在米國的人,用中文名字呼喚阿寄。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